清静家园--我们的净土,我们的世界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260|回复: 3

入药镜 马炳文注

[复制链接]

88

帖子

0

0

儒生

Rank: 1

积分
44
发表于 2020-8-9 17:22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入药镜



张紫阳真人云:「学仙须是学天仙,惟有金丹最的端」,由此可知修仙以天仙为上;而炼丹以金丹为最也。丹道仙学,为我中华民族无价之至珍,数千年前,早已发展成熟。考之自古迄今,成道者千万余人,拔宅飞升者八千余处,如黄帝、茅蒙、王玄甫、韦善俊,乃乘龙上升者也。杨羲、李笈、蓝采和、孙不二,乃驾云上升者也。琴高、子英,乃控鲤上升者也。子晋、邓郁,乃骖鸾上升者也。葛由、武夷君,乃御风上升者也。尹喜、何侯、淮南王,许旌阳,乃拔宅飞升者也。以上诸真,皆系由人爵而登天爵;丹成道备,成就昭如日星。所惜后世子孙,昧而不知察究,反讥祖遗至珍为无稽之谈,甘愿白杨树下,黄土埋骨;复因身心之无法升华,以致人事管道壅塞,使大英雄无退伍之地,造成名利争夺,不死不休。酿聚人类浩劫,良可悲也!

欲穷丹道,必探自然源泉,吾人纵目以观,在此世界之中,大地山河,飞潜动植,一切有形有相之物,果自何者化生而来耶?若曰不识,然丹经中已有答案曰:皆自先天一炁所化生者也。何谓先天一炁?曰万能之源,所谓无极中之太极⊙是也。即此圈中一点⊙名曰先天一炁,此炁内含光、电、磁场,放之遍满六合,卷之细入尘沙,为吾人精炁神之父母及无边大宇宙之本源也。古曰「天命」又曰「乾元」,识者然之。吾人如知溯流返本,起风运火,山泽通炁,假乾坤之门户,行阖辟之圣功,天人合发,身心虚空,感来太极中之能源(即⊙中之一点)落入黄房丹鼎之中,温养成熟,即金丹矣。再炼再化,还丹脱胎,重安鼎炉,成就大丹,跳出四大五行之外,不受阴阳有无束缚,宇宙一体,与道合真,不生不灭,永恒长存,即天仙矣。

此种无价丹诀,已散见於万卷丹经之中,玄文密语,云篆天章,浩若烟海,不因师指,此事难知;如非功满行全,或得真师全诀,耳中细微节次,亦无法贯串透澈。岂仙师之不欲将丹法明言以度人耶?抑故作玄虚以惑众耶?第以此种长生不朽之大业,必待力学苦行尊道重德之士而始付之,如非其人,即付之以法,决不能真切领会,修之亦难成功,甚至入魔败道,毁法灭身,所以仙师度人从不轻传,而真正丹法,决不可能轻得者,职是故耳。

道之难传,人之难度,从古如斯!然而仙道仍要传,众生仍要度,乃有西汉希范崔至真真人,运天地父母之心,降金箴玉符之训,作此入药镜三字经,将天仙丹诀,和盘托出,言简义赅,使深入者,可以升堂入室以窥其奥妙。如吕祖读是经云:「因看入药镜,令人心地转分明。」浅入者,亦可仰见宫墙,立志向道,功德之大,曷可言喻。此三字经虽短短二百四十六字,然勾玄提要,已将万卷丹经之精华及造化之命脉,表达殆尽,诚天下之奇文至文,可与阴符媲美者也。拙昔年入山试静之初,即将此经浅释,藉与同门道友攻错,如今已二十余年矣,兹承春秋杂志刊出,再度展现,实觉注释尚未及水准而不克将经义完全彰明,敬希高明有以教之。

丹诀无他,炼心养炁而已。心无点尘,则性功成矣。得到先天一炁,则命功备矣。性命双修,和合为一,灵能永结,成就圣体,则宇宙在手,万化生身;从此玄珠呈像,地辟天开,千灯一光,群仙合德,何乐如之。咫尺西天,云路即在目前,有志者,盍兴乎来!乙卯中秋合阳子马炳文序於台北客次。

入药镜本文

西汉崔希范  真人著作

先天炁,后天炁,得之者,常似醉。日有合,月有合,穷戊己,定庚甲。上鹊桥,下鹊桥,天应星,地应潮。起巽风,运坤火,入黄室,成至宝。铅龙升,汞虎降,驱二物,勿纵放。产在坤,种在乾,但至诚,法自然。盗天地,夺造化,攒五行,会八卦。水真水,火真火,水火交,永不老。水能流,火能焰,在身中,自可验。是性命,非神炁,水乡铅,只一味。归根窍,复命关,贯尾闾,通泥丸。真橐龠,真鼎炉,无中有,有中无。托黄婆,媒姹女,轻轻地,默默举。一日内,十二时,意所到,皆可为。饮刀圭,窥天巧,辨朔望,知昏晓。识浮沈,明主客,要聚会,莫间隔。采药时,调火功,受气吉,防成凶。火候足,莫伤丹,天地灵,造化悭。 初结胎,看本命,终脱胎,看四正。密密行,句句应。

入药镜注解

先天炁,后天炁,得之者,常似醉。

炁是虚无的东西,看也看不见,听也听不列,捉也捉不得。它的散布,无处不有,它的使命,是主宰天地万物的生化。在天地未生以前,是一团混沌境界,无形无相,这时叫做先天。到了天地万物化生以后,如果站在天地万物的立场而说,已是落在有形有相,这时叫做后天。后天有形有相;先天无形无相。至此已是划分明白。然而炁之一物,好比金一样,在地下是它,经炉火是它,流落在张家的保险箱内、李家的手提包内也是它。千锤百炼,千转百换,而在金的本身是永远不变的。所以古仙说:「先天炁--先於天而不见其先。后於天而不见其后。」就是这种道理。得,是得到;之作炁解;者,指修丹的人;似,是好像;醉,是醉酒。这是说明修丹的人,修炼时有好像醉酒一般的证验。因为已有人身,就有尸气。入手时,虽然找到炁在后天的根源,去修去炼(以后天呼吸寻真人呼吸处),却是如醉一般变化。因尸气和真炁(后天炁)的交流,而有如是的演变。到了尸气受外面炁的渐渐薰陶,达到净灭阶段,这时一炁混然,纯是先天,个中滋味,仍然似醉。要知周身懒洋洋,心里面糊糊涂涂,混混沌沌,杏杏冥冥,恍恍惚惚等等说不出的感觉,都是似醉的滋味。又因为这种滋味,正是神炁凝聚,返还造化的过程,无边光明的开始。糊涂不是真糊涂,而是学糊涂。醉不是真醉,而是似醉。总而言之,此段所说的工夫,完全在一「常」字。能常,才能永久;能常,才能不离;能常,才能不变;能常,才能不二;能常,才能不分、不离、不变、不二。不分,正是性命合一炼成金丹的无上法诀,不得忽略过去。太上说:「常无欲以观其妙。常有欲以观其窍。」又说:「常德不二。」又说:「不知常,妄作凶。」可知常字,在修丹中的重要性了。

日有合,月有合,穷戊己,定庚甲。

日为太阳,月为月亮;日此作人的神,月此作人的气。天地有日月的合璧往返,才能化育万物。日月有本身的养晦交光,才能光明永照。人有神气的周流,才能生存;有神气的合一,才能长生不殆。所以天地运行日月於天地外,是天地的丹法。至於吾人修丹,也要效法天地。修丹的人,得了明师丹法,时时刻刻,在在处处,都可去做工夫,做了一刻有一刻的造化,做了一日有一日的返还。做的时间愈久,得的益处愈大。不管在日间做工夫,在夜间做工夫,自然中都是「与日月合其明」的。因为天地、日月、人物的根本,都是一个原故。戊己是两个土的别称,戊为阳土,己为阴土。戊司坎,像月,此作人的气。己为离,像日,比作人的神。所以参同契有「坎戊月精、离己日光」之说(因为戊是阳土,乾为阳,坎卦的中爻是乾;水是坎,月生水,所以月的精华是坎戊。已是阴土,坤为阴,离卦的中爻是坤。火是离,日生火,所以日的光辉是离己。是戊己本身来说,天干中戊先己后;在造化中阳先阴后,所以叫戊为阳土,己为阴土)。修丹的人,得了真正的方法,把外面的灵阳之炁,运到肉身之中。渐渐赶去身内的阴浊尸气,时久数足,身内已是灵阳真炁的天下。这时融融泄泄,无限的快活在抱,自身有如珠圆玉润的感觉,这就是己土成就的现象,也就是炼己纯熟,到了这时,穷己的工夫已算做到要求。再行功法,加倍前修,感来虚空中的灵阳之炁,和本身的灵阳之炁,两两配合,久久成为一个,这就是戊土成就。也就是七返九还。到此穷戊的工夫也算做到要求了。要知戊土、己土的精华,是互相含藏的。起初以身内纯阴,感外面灵阳,必须内外合一,交感有地,才能互换互通;以真化假,以假成真。以后以身内灵阳之炁,感虚空中的灵阳之炁,也必须不二不息,才能一贯通达,以真合真。这样内外合一,不二不息,就是「天人合发」「流戊就己」的工夫。世就是采外药结内丹,以内丹合外丹的工夫,因此法度已立,便可了解庚甲的定律了。一月之中,初三一钩新月现于西南方,丹家叫做月出庚。北做微阳初生的意思。十五一轮明月悬于中天,丹家叫做十五圆甲,比做阳满的意思。这不过是指示人身上的阳生阳满的道理,是和天上月生、月圆的道理一样而已。初三所能现出新月一钩的原因,完全由于望后的月能渐减、渐消,以至於无光可见,所以有这一段时期的退藏。十五一轮明月所以能圆满无缺的原因,完全由於晦后的渐增、渐长,乃是这-段时间的积蓄。因之可以知道月的黑暗,正是月的养明;月的能圆,正由於月的下圆;月的黑暗,是月的守黑丹法;月的能圆,是月的知白丹法。这种「知白守黑」、「守黑知白」的丹法,不但是月的亿万年不变定律,同时也是吾人修丹的定律。吾人果能效法天地,运转日月,炼之又炼,损之又损,到了炼无可炼,损无可损,自然可以跳出天地有无之外,成为一位极品仙子了。

上鹊桥,下鹊桥,天应星,地应潮。

上下二字,是说明上下往来。鹊桥是修丹的一个关窍的比喻。牛女相会於空中,靠鹊桥飞渡;修士真阴真阳的交会,也靠此鹊桥。志士修丹,必由此处去,必由此处回,必由此处起手,必由此处了手。这里是神仙证跻圣位,必经的桥梁。这里取义甚微,其巧妙无法用文字把它形容出来。果能由此处下手去修,可以和合神气,烹炼阴阳;可以包罗天地,覆载万物。此中真气薰蒸,色身中有因气液周流,自然生出海潮荡动的现相。中和集云:「天癸生如大海潮。」正是指此。真阳发动,水珠呈象,好比天上的星斗,同是由於真阳凝成的一样。潜虚翁说:「少阳之精,流而为星。」正是此说。以上种种验证,如果有方法使它不落形相,便是不落后天,才是真道。

起异风,运坤火,入黄房,成至宝。

我师吴仙翁君确有云:「巽风者息也,坤火者神也,黄房即丹田,至宝即圣胎」兹节录於此。作为这一段的说明。

水怕乾,火怕寒,差毫发,不成丹。

炼丹的原料,完全摆在人们的眼前。并不在乎甚麼三山五岳、蓬莱仙岛。昔年秦始皇派人入海寻求仙丹,更有一般炼烧水银(汞)、黑锡(铅)的人,希望求得长生不死之药是无比的大错。完全是贪心用事及无缘遇师的缘故。然而这个原料是什麼呢?其中最重要的成份,便是水火二物了。水是气,火是神,心安、身安、意安,自然水清火烈。水火必须调和配合,才会凝结。水过多,势必氾滥;火过多,势必出范燃烧。水不够就是火多;水过多就是火不够。氾滥的水,和出范的火在身中,都可影响健康,霍乱伤寒,种种病症,都会因之到来。所以修丹的人,明白此中道理,便以凝神、调息为入手的方法。凝字的目的和作用,在使水火配合平均。这样一调一凝,使水因火的相当而不氾滥;火因水的相当而不乱烧。这样防范有法,配合有度,水火不但不会为害,而且还会造化出金丹来。更进一步说,怕乾、怕寒的怕字,含义有二:第一是怕水火失调,酿成大病。伤身而叉不能成丹,这是事前晓谕其中利害的意思;第二是说明怕处遭魔,不可存有怕的念头。修丹全在一心作主,「心为神之舍」;心的主人又是神,元神一正,万魔齐消,否则群魔立至。这里要置生死利害於度外,不容你存有一丝半点的考虑,一分半厘的揣测,才算得法。古仙说:「拟议即乖。」这句话真是千古不易的明训。如果你有怕意,管教你怕什麼,就有什麼;怕水火为害,水火就会为害。千万不要存心到轨外试验,如何?如何?不然的话,那就是以身试法了。功夫愈深,愈要谨慎。从古以来,修士由此遭受淘汰的,大有其人。所以孔圣说过:「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。」可知恐惧就是怕。心中生怕,就失去主宰;妄行水火,必然失败。因此要想成丹,必须始终保持心平气和,不许有一毫一发差错,才有希望。由此可知古仙接引后学,一定要觅取正大光明的人,和轻生死、重仁义的人。至於悲伤的人们则多私多诈,有失忠勇仁厚,不能去行圣道的苦心了。因为失掉忠勇仁厚,心中必然以利害为重,东顾西虑,南猜北想,或作或辍,进退不前,很难走入这个璞实为归的深邃法界。

铅龙升,汞虎降,驱二物,勿纵放。

铅不是黑锡,汞不是水银,乃是丹家药材的隐语。什麼是铅?气是它。什麼是汞?神是它。神气二物,威力极大,变化莫测,所以此作龙虎。丹家修丹,必须把神气降伏,然后才能炼成大丹。为什麼呢?因为神不乱走,才能心安。气不涣散,才能身安。神气合一,不落后天,才能生出法身。可是神气二物,难於捉摸,怎样才可使它驯服呢?这个全在驱的工夫了。因为吾人既有人身,必有人身的需要;既有需要,便易有妄想;妄想一生,元神立刻变成识神。沾染愈深,天真渐渐减少,只见妄想的识神,而不见活泼的元神了。这样识神就把元神禁锢起来,夺了元神的宝座而自居,占有了吾人的身心,支配吾人的生命。更因为吾人在受生之初,一入母怀,浑然一点成为吾人的胚胎这是朕兆生机,叫做太极。到了脱离母怀,所谓先天元炁,变为口鼻呼吸,便落在后天。因此后天呼吸,也把先天元炁禁锢起来,夺了元炁的宝座而自居,在吾人身心上与识神狼狈为奸,不肯一息偶离。因此,元神、元炁变质,龙虎就兴风作浪为害了。所以丹家要想找回元神、元炁,必先把这个为害的龙虎捉到,用驱的方法,把它赶进牢笼,使它在牢笼中有事做、有休息、有运动,自由於安乐国里,不得再为害身心。这时识神和后天气已属驯服,元神、元炁自然东山再起,作为吾人身心的主宰。吾人这个主宰一经建立,不但可以成就千百亿万化身,而且将来不难主宰天地,度化众生,永跻於不生不灭的圣位--仙佛境界。要知加害元神、元炁,而元神元炁不予敌对的原因,就是后天神气。后天神气,就是所比喻的龙虎。你想想还可纵虎归山、放龙入海吗?祖师团阳翁说:「开口神气散,意乱火功寒,长生大道,窃恐不成。」潜虚翁说:「金丹之道,彻首彻尾,无过驱二物,勿纵放之诀。」以上训示,要彻底体味,才知此中至理。

产在坤,种在乾,但至诚,法自然。

周易说:「乾为首,坤为腹。」这是说明后天色身上的部位,并不是先天的道理。太上说:「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」可知大道的根源,不出自然二字之外。自然的解释,就是自然而然,完全不让人心作主。即使起初用点人心,而人心(勉强),还是效劳於道心(自然);并不是道心将就人心。这是主要的分际。还有一个分际,就是金丹无阳不生,无阴不产。阳由阴而产,阴由阳而生。阳就是乾,就是炁;阴就是坤,就是神。阴阳配合,是造化的自然;乾坤交泰,也是天地的自然。修丹的人,入手神气相会,叫做坎离交,到了神气大定,完全元神、元炁相会,叫做乾坤交(神气发源於神炁;坎离发源於乾坤)。古丹经说:「乾坤交媾罢,一点落黄庭。」这一点东西,是元神、元炁化合后所产的第三物品。这个物品,就是圣胎。由此可知圣胎的父亲,是乾,是金公,也就是元神。圣胎的母亲,是坤,是丹母,也就是元炁。这个元神、元炁,本身无形无相,无色无声,不在后天有形之内,所以至灵至妙,成为仙佛出生的根本。至於圣胎养成后,神通广大,变化莫测,就是发源於先天自然的原故。此中虽然说明乾下种、坤生物的道理,然而要想发生作用,大都在乎至诚二字。至诚才能不息;不息才能长久。起初「一意规中」、「若忘若存」;最后「内外浑忘、有无不立」,那就「自然鼎内大丹凝」了。若是学者只知在色身脐下找坤、找玄关,虽然积气日久可以运转河车,然而与太上「外其身而身修,忘其形而形全」的道理不相符合,未免还是落在后天有形之内,不能得到超脱。黄元吉祖师说:「炼丹者,虽离不了后天有形有色之精气,以为之本,却亦不全仗於此也。盖后天精气,皆有形质,既有形质,便有气数;生死轮回,势所不免。」又说:「著形著色,皆非道之正宗。」可知乾坤与坎离不同,后天和先天不同,勉强和自然不同,著色著空,和不色不空不同,正宗和非正宗不同。明白此理,吾人细心想想,取法乎上,再去修丹,是不是比较路近一些。

盗天地,夺造化,攒五行,会八卦。

盗、夺二字,是仙师崔至一真人对於人们的告戒;揽、会二字,是对人们指示逃出生死轮回的方法。由此可见上仙慈悲之恩了。吾人学道,应当於此处认识清楚,不要忽略过去才好。把人家的所有私自窃来,叫做盗;把人家的所有,用自己的力量争取过来,叫做夺。由此二字推测,可知吾人现在沦落於何等的处境了。这个处境便是沦於后天轮回之中了。因为有了人身,就有气数;有了气数,就有轮回;而本来仙佛境地,已非我有。问心想想,是否由於以前本身造罪作恶的行为所得到的后果?明白这点,便应马上拿出圣贤的本钱,发出救度众生的大愿,一方面尽力去做济人利物的事,一方面再行访求圣师,乞求指示返本还元成仙证圣的方法。有了这样正大的心愿,那便极易邀遇接引。既得圣师接引,便有成仙证佛的希望。有了这种希望,便要自己长进,百折不回,愈磨愈坚,多施阴德,多做善行,养或浩然的正气,光明的心理,自然容易承当大道,作为顶天立地的完人。然而浩然正气,「充塞乎天地之间」,「包罗天地之外」,用什麼方法去养呢?方法就是「攒」「会」二字。攒会就是不二,不二就是不变,不变就是不散。不二、不变、不散,就是大道的究竟根本,就是仙佛的归宿。要知金木水火土为五行,五行是有数的,有数就是二了。乾、坎、艮、震、巽、离、坤、兑为八卦、八卦是有位的,有位就是列了。有数、有位,就是有名、有相。这种名相多而又多,正如人的念头,千思万虑不能合一一样,好比人的气息不能停止一样。因此,这些不能合一的念头,和不能停止的气息,占有了人我的身心,演成生、老、病、死。所以丹法要旨,就是化万变成不变,以不变应万变,这样工夫就是攒会工夫。如何攒会呢?古仙年中取月,月中取日,日中取时,时中取刻,刻中取符;一符之速,能夺天地之造化。这些比方,好似有这样一符不可。但明白的说来,时间一到,神气便自然交并;二者自然就归一了。万念也化成一念了。这时浑浑混混,现出天地没有诞生以前的本来面目,也就是五行八卦出生的根本;如果修士能常久攒会,不落形相,不难於这个不睹不闻的地方,养就胎仙。

水真水,火真火,水火交,永不老。

八卦中的坎,北作水。因为坎卦当中的一画是实的,而水的本体,也是实的,所以北作水。八卦中的离,比作火,因为离卦当中的一画是虚的,因火的本体,也是虚的,所以比作火。这是后天,(有形有相)水火用后天坎离相比的道理,还不是先天真水真火的说明。先天的真水,不是坎而是乾;先天的真火,不是离而是坤。要找出真水,必先找到坎;要找出真火,必先找到离。为什麼呢?因为坎卦三爻,上下二爻是间断的,当中一爻是相连的;中为主,当中一爻是来源於乾卦,和乾爻一样。乾为金,坎为水,坎水发源於乾金,为金生水。由此可知,乾金在坎水之先,为坎水之先天(真水);坎水在乾金之后,为乾金之后天了。推而至於离卦,其中间一爻是间断的,毫无疑义的是发源於坤卦,而证明出来坤在离先,离在坤后;坤是离的先天(真火)离是坤的后天了。这是丹家所谓先天乾坤,后天坎离的道理。先天无形无相,比作乾金坤火;后天有形有相,比作坎水离火。先天可以永久不坏是真,后天时刻要坏是假。假的对面就是真,真的对面就是假。吾人借假修真,目的就是找到真水真火,也就是找到先天。至於先天二字,古仙又有先天中的先天,和后天中的先天一说。又说:「后天中的先天,益寿延年;先天中的先天,证圣成仙。」明白说来:所谓先天中的先天,是天的出生根本,也是弥漫太虚、包罗天地的一炁。后天中的先天,是人物出生的根本,也就是介於四大的一炁(地水火风是四大)。炁炁虽然相通,必须找到而成为这一个炁,才能连贯而成为那一个炁。由近而远,由小而大,由后天而先天,才是自然返还的道理。更明白的说:吾人修丹,入手应以天地为鼎炉。天是虚的,地是实的,中间有一炁,不虚不实,是后天中的先天。因为有了人身及呼吸一气的掩蔽,这一气不能出现,必须以神交气,做到「神交体不交,气交形不交」的阶段,才能把这后天中的先天一炁发现,作为丹基。再去配合先天中的先天一炁证成金仙。后天神气一交,外呼吸就渐渐消失,已是到了「杏冥恍惚」的境界,时间长永,真水真火自可推动色身中血气(所谓心中之液、肾中之气)互相交媾,上下周流,炼去后天,变成先天。先天中的先天一经成就,就是金仙证位了。能够达到金仙证位,岂不就是永驻青春不再衰老了吗?

水能流,火能焰,在身中,自可险。

水向低处流,水就下,这是水的本能;火向上面烧,火焰上,这是火的本能。炼丹既用水火,水火又有真水真火的不同,究竟水火有什麼证验呢?这就要「返求诸己」,向身中体验了。道家谈身,有色身、法身的分别;色身是臭皮囊;法身不是臭皮囊。水火在色身中作用,可以洗骨换髓,把其中的污秽血气,一点一点的调换,一点一点的抽添。调换抽添,古仙有河车工法,取意就是引真抗假;把先天的神气,运向身中点化阴质,每人因为生理上、及心性上的不同,色身中的证验,不完全一样。例如:积炁日久,口中津津香液,清甜有味;再久,腹内温温有炁转动;再久,向上冲突,达於心口;再久,冲上头部,降下腹部;再久,达於四肢各部;再久,浑如风起,呜呜有声,上上下下,一身周流不停,四肢动摇,不能自主;再久,由鼻到顶门处一炁冲上隆隆作响;再久,顶门跳动后,如有水珠下滚,这种现相,不可注意,完全是出於气机的自然,水火的本能,没有一丝一毫故意的造作,这就是色身上水火造化的证验了。至於法身上的证验,也不外真水真火的造化,色身上到了河车停轮,没有法相以后,法身上的感觉也因之愈来愈显,起初浑然觉有一灵,不知所在;再久,若现於腹胸二处;再久,一灵跃然,居住於气穴之间,时刻不离。未入混沌,神气不分;入了混沌,或像游龙般的飞舞,不知所起,不知所止。或像月满千山,或像停云流水;或霞光澈天,或虚白满目。至於行住坐卧间(未入混沌),或现点点白光如雪飞一样,片片紫气如飞虹一般;或金光罩体,或满耳笙歌。种种变化,也不得当做这就是大道,不过是先天水火点化尸气所发生的变化罢了。及到火熄水乾,自然乾元面目,永远在抱;一元真体,永恒长久。

是性命,非神气,水乡铅,只一味。

混然翁说:「性即神也,命即气也。」似乎已是说明神气就是性命了。然而这里又说是性命不是神气,究竟是什麼道理呢?金丹一物,是神气化合后返成元神元炁、再把元神元炁配合而得到的结晶。於此可知修丹是把后天神气作为始用,把元神元炁作为终用。元神元炁是先天,也就是性命,性命是元神元炁的代名词,而后天神气是元神元炁的低级代表罢了。使用元神元炁,必须先把后天神气收回,收回后天神气才能发现元神元炁。那是说。要想找回主人,必须找到代表;找到代表,自然找回主人。因此可以证实所谓性命的元神元炁,和后天神气的关系至为密切了。明白的说来,前者后者不过一而二、二而一罢了。崔仙翁强调是性命不是神气的本旨,是教人去探求主人;而混然翁谈及后天神气,是教人不要忽略了代表。主人的代表是代表主人,代表的主人岂不是同代表一心一德、息息相关吗?可知二位仙真发言和立意并不是两样。水乡铅即是水中金。这味水中金,不是后天精气神,也不是先天精气神;而是后天精气神出生的根本,先天精气神的主宰。这个主宰,无边无际,不虚不实,有感马上就通,动罢马上就忘,没有一件事能把它牵挂得住。一灵独炤,前无所思,后无所虑,现无所想,是吾人唯一不二的元神,所以称做只一味。没有它不能团聚先天神炁,结成圣胎;没有它不能炼成千百亿万化身,证成大罗金仙。必须把它炼到纯熟无比的地步,确实不受色空和形体的约束,不能算是真正拿得起、放得下。吾人必须时时刻刻在大大小小的事物来反应时,去在自然中体验,才能知道应变的神妙。时时刻刻在天谷中、气(炁)穴中去安抚,才能把这个神妙养育长大。没有应变的能力,一定会随波逐流,堕入生死轮回。没有充分的养育,必不能长成这种能力,这种能力的发育,不出一个中字的处所。这个中字是水源发生的地方,所以称做水乡。水乡只有这一灵,是超然不变,有如坚金一样,所以称做水中金。又因为金或铅投入水中,不管水的深浅,可以立刻一沉到底,不受水的阻力,好比吾人一灵养成,不受任何事物牵挂(阻力)一样,所以此作水乡铅。吾人如果能在此处认识清楚,修丹才不致於落空。

归根窍,复命关,贯尾闾,通泥丸。

这一段是仙翁指示后学,修丹做内功的一个门径,这个门径是吾人成仙证道的必入之门、必行之径。里面非常宽大,非常寂静,非常清洁,非常深远。古仙得药、还丹、结胎,都在此地。进了这个「入德门」,就是仙子;出了这个门,就是凡夫。这里面宽大无边,可以把天地人物包罗净尽,所以叫做「其大无外」,然而这里却又什麼有形的东西都没有;线芥尘沙,都存留不住,所以叫做「其小无内」。又非常玄妙,难以捉摸,所以叫做玄关。这个玄关,也就是「窍」。说关说窍,名目不同,其实仍是一个不内、不外,不有、不无的东西。吾人得了这个关窍,可以反还造化,渐渐把寿命恢复了比天一样的永久,所以叫做复命关。比天相齐的寿命,是吾人本来的面目,就是吾人的根本,所以叫做归根窍。吾人果能在明师处,求得了这个关窍,并得了入门的方法,及防危虑险的道理,积功累德,勇往直前,成仙成真并不是一件难事。至於在后天色身上,泥丸尾闾二处,是造化相关之地,头称泥丸宫,谷道后上骨中间,可以上通的一个关口,叫做尾闾。吾人到了河车周流,督脉任脉相互通达,那麼气(炁)液自然上贯到泥丸,下通到尾闾,上上下下,往往来来,拍拍生春,快活无比了。这种快活,是这一过程中的证验,不得认为有了这个就是究竟,更要因此顺其自然,於心无挂,才能达到内外交养,而收到内外交炼的成果。

真橐龠,真鼎炉,无中有,有中无。

无底的囊叫做橐,有孔可吹的古乐器叫做龠。橐龠二字的运用,是炼铁的人在炼铁时,吹风约火所有的器具。古仙采用这两个字的用意,是比喻丹家鼓风、烧火、炼药成丹,所用的器具。炉是载火的器具,鼎是载药的器具;炉内有火去烧鼎内的药,再用风管鼓荡,把药炼成金丹,就是丹家所说的炉鼎法器。然而炼丹的方法,有自力更生的正宗,有非自力更生的别传,所谓:「清静而修」、「阴阳而补」的不同。其所用的橐龠、炉鼎是否完全一样呢?这就要看年龄、福德、志向、等种种不同的情形而定了。以往诸仙当中,因法诀不彻底,功德不完备,第一步只能证得人仙之果,是有的。一蹴而证神仙、天仙者也是有的。总而言之,修丹以功德为重,誓愿为先。功德的进修,是养成自己的心安;誓愿的确立,是养成自己的大量。心安量大,才是修仙、修真的唯一先决条件。至於鼎炉橐龠,不管是修向甚麼果位,其必须要用的道理,及形容鼎炉橐龠的说法,是永久不变、更是永久相同的。学者尽可以由於古仙的指示,努力向师叩求法理,向自己去证效验奸了。证效验在有无中间,其中有必须先以橐龠为用,橐龠鼎炉都加上一个真字的用意,可见这是先天的事物。并不是以有形有相为其主体。纯阳祖说:「绝不用器械。」可以想见内在的一斑了。炉内自然有火,鼎中自然有药;修外药,结内丹是自然中的事。以内丹合外丹,也是自然中的事。非入自然不能发生变化,非能主宰变化,不能得力於自然。这里面的作用,完全在一真字,吾人修道目的,也是成就一个真字;要想成就这个真字,非从心地上、和法身上著手不可。至於自然中所发生的种种变化,恍恍惚惚、无知无识中,忽然一惊而醒,这是无中生有。一醒之后,又入恍惚,这是由有入无。混混沌沌、大静大定中,忽然色身上感觉气液周流,这是无中生有。河车停轮,又入混沌,这是由有入无。在「无何有乡」中,空空无物,忽然一灵跳跃,是无中生有。一动即静,复入「无何有乡」,这是由有返无。无中有,说明这里并不落空;有中无,说明这里并不著色。不空不巨,不有不无,守是玄,才是真。吕祖说:「静则无为动是色。」紫阳祖说:「无中生有炼先天。」黄元吉说:「内外浑忘,有无不立,才是真诠。」都是说明此一段的究竟。

托黄婆,谋奼女,轻轻运,默默举。

修丹不外阴阳,阴与阳相恋,阳与阴相投,是天经地义的道理。找不到阴,必引不来阳。不知阳的所在,阴也没有用武之地,这也是「事有必至」的道理。古仙把奼女,比做离中真汞。离中虚,称为中女。可是因为离卦中虚的一画,受了两边乾爻的束缚,不能直接和同类交感,只得求於虚爻在外而又相类的兑卦了。兑为少女,又叫先天妙鼎,种种此喻,不过说明奼女,是一个可用的阴卦。必须这个阴,才能引来外面的阳。修士要想炼成大丹,非借重这个奼女不可;要想借重奼女,更必须找到能和奼女互通消息的黄婆不可。古仙以黄婆比作人的真意(意属土、土色黄,土能生万物,俱有母德,所以叫做黄婆」,可以内外互通消息,使阴阳因为有她,才能得到配合。所以请她替奼女做个媒人,介绍一个郎君,使他们能得到配合。这个郎君,古仙称他叫做金公(乾为金、为天、为男的取意)又叫做外公(男在外的意思)。总而言之,奼女此作人的神,金公此作人的气。阴阳配合,就是神气相恋。神气自从人离开母腹以后,即因之分家不能见面,自家神气分离,可以演成生老病死;修士知道这种关键,就急急使神气不再分开。神气不分不离,就是奼女嫁给金公,使神气能得配合,也就是托黄婆替奼女做媒的结果。这个结果,就可以长生。

运举二字,是神气配合的方法;轻轻然然,是方法的方法。修丹以自然为准,运举是划上自然的-个动作;轻轻然然,动作中接近自然的一个步骤。这个步骤,是后天人心向先天道心。后天呼吸向先天胎息一种交代的仪式,也是由凡人圣的仪式。紫阳祖说:「但安神息任天然。」又说:「我命由我亦由天。」可见这里面的细微节次了。这种节次,如果运用时不加一分一毫勉强,管教你进入杏冥境界容易,炼成大丹亦不难了。

一日内,十二时,意所到,皆可为。

大修炼家,以天地为鼎炉,所谓「大地黄花尽成宝」,「一爻看过一爻生」,就是指示修士随时随地,皆可用功修炼的意思。因为先天元炁,不生不减,不增不减,弥漫於任何境界,因此丹家修炼,不管是在酒楼茶肆,会场戏院,街头巷尾,风林雨村,甚至枪林弹雨中,都可去做炼丹的工夫。做工夫靠著人的一个真意,真意就是吾人的清静之心。这个心可以从任何污秽烦杂的场合,放出而又收回,收回而又放下去的。换句话说,任何境界都不能把他加以约束。事来就应,应罢就忘的工夫,便是古仙「调心」、「炼心」的工夫。调得时间愈久,不平不安的心就会平安;炼的时间愈久,顽冥不灵的心,就会由冥而灵。心能平安,就不会自扰;心能灵,就不会为任何境界所迷。平素工夫至此,再行心息相依工法,和先天气炁配合,比较由於一腔私欲未能大半消灭,而靠著入杳冥去消灭者,其得药结丹的路径来得简捷。可知修丹一事,是以心地为主宰,心地的清静,要无时无地不有。要点是在於肯不肯去找这个心,肯不肯合这个气。沧溟翁说:「子午,乾坤,周天火候,皆在一日、一时、一刻之中。」试想想,任何时刻,岂不都在这个周流不息、一昼一夜的十二时中吗?因此,时间已足够使用而不劳再事选择了(迅雷、烈风除外)。於此可知,造物对於人类何等宽大?仙真对於人类何等慈悲?人类修炼何等容易?如果闻道不求,求之不修,修炼不力,自愿去做泉下之鬼,这能怪造化不仁,仙佛不慈吗?

饮刀圭,窥天巧,辨朔望,知昏晓。

就字义言:刀、是先天真金造成的。圭、是戊己两土凑成的。朔、在一年中间为冬至,一月中间为初一,一日中间为子时,在一时中间为初刻,在六十四卦中间为复卦,在人身中间为尾闾穴。望、在一年中间为夏至,一月中间为十五,一日中间为午时,一时中间为第四刻,六十四卦中间为垢卦,一身中间为泥丸。以上种种比喻,不过是说明有形有相的循环变化,是发源於无形无相之中。在无形无相中能有所成就,那有形有相自不会迷失吾人的本源。要知大道原来就是自然(太上说:道法自然);朔望交接,而为变化。这种变化,成为时间,这个时间是自然的一部份,是吾人初步入药的凭藉。吾人果能於十二时中,腥腥不昧,就是踏过时间,走入自然,而求超脱的方法。无限妙化,都可在这里得到体验,这是时间方面的说明。在空间上说:大地山河是自然中的一大部份,无数生物是自然中的一小部份;有形有相的小自然,和无形无相的大自然,是相连的。吾人修道,目的是恢复自然,更恢复到太虚同体的本来面目。可是因为受到色身上有形的约束,已经堕入生灭陷阱;要想逃出陷阱,必须找到可以恢复自然的地方。这个地方,就是神气相交之地。所谓「刀头圭角」「方圆径寸」的小天地了。人心天心一经交合,戊己二土即刻见面,先天真金即刻发现。这时神气相凝,自然而然中,还到先天精炁合一的地步,浑浑混混,不知天地人我,一切造化都在此中成就。这时金之名刀,土之名圭,天--自然造化的巧妙,都在丹家的个中。个中相「○」。相「□」。所以叫做饮。个中的主宰,是清静的心,「心之所至目亦至焉」所以叫做窥。饮也好,窥也好,皆是修士走入自然渐去勉强的方法,所谓「观天之道,执天之行」罢了。此外用勿忘勿助的方法,去应付昏沉心和明觉心,那麼昏晓自然不会搅乱你的良知了。若存的方法,去应付时间消长,那麼朔望自然在你的「不神之神」之中了。能从此处修持,色身上变化,渐渐随著法身上的变化而生变化,自然「无中生有」,大丹成就。

识浮沉,明主客,要聚会,莫间隔。

修丹的原料中,有两种东西最为重要:一种东西其性质好沉--铅、坎、金、龟,常常作为它的比喻。气是它、息是它。另一种东西其性质好浮--汞、离、木、蛇,常常作为它的比喻。神是它、心是它,修士要知道这两种东西,关乎吾人的性命。在炼丹时要了解这两者性质的不同,且会发生种种变化;而这些变化,却是一种法相,并不是道的根本,不要因此受了它的迷乱才好。修丹又分彼我两家:彼是他家,我是我家。他家的是道心,我家是人心;他家是自然,我家是勉强;他家是杏杏冥冥,元神元炁,无形无相。我家是明明白白,是分别心,呼吸气,有形有相。修士明了此点,入手渐渐的会把他家当作主人,我作客人。他是主宰,我是臣属,让他发号施令,我彻底顺从。果能照这样去做,那麼神气自然聚会,心依息而立,息依心而住。心息相依,纯任天然,顷刻之间,主人客人成为一家,心不浮,息不沉,一切分别的心,游离的气,完全烟消火灭;而先天神炁即刻与天地合德,不再有所间隔不通了。如果心头还有念起,必是心与息不能彻底配合,不妨让心在息中自由去浮,浮够了就会自然下浮;让息包心自由去沉,沉够了就会自然不沉。不浮不沉,就是神气打成一片,也就是意定。性命圭旨说:「定意采真铅」,所谓「采取」真诀,就在神气合一后,杏冥恍惚之中哩!

采桑时,调火功,受气吉,防成凶。

修丹虽说「至简至易」,然而古仙又说要「防危虑险」。究竟危险在甚麼地方呢?这里崔仙翁早已指示明白了。那就是在於调火采药之时。大家知道,在煮饭烹茶时,火若出灶,就有烧及房屋的危险。何况修丹时,既不能不用火,而火又时时刻刻具有为害的危险,当然要严加防范了。防之一字,最为要紧,能知道去防,就不会大意,自然谨慎了。能知谨慎,自然没有骄气,自然守法无阿了。工夫上进,目的仍在水火配合,水火配合的重点,是在火能接受水的作用,而成作用。不得妨碍水的进行,而失去有效的作用。水是气,火是神,神不得走在气先,处处作梗,妨碍气(炁)的发展。便不得落在气后,使气失掉领导的力量。务必两两配合,澈底消除不真诚的自乱、自扰现象,而得到永远凝结。总而言之,修丹要以不落空,不著相为原则。不落空,气自然为神所接受;不著相,神就不会阵前脱逃。这样水火相当,「小大由之」,时间到达,自然火熄水乾,丹熟生香了。至於危险的所在,可分平时及发生变化的时候。在平时如果纯是落在后天,行得好只能健壮色身。色身会坏,终是危险。在行上上乘法,心息相依,修到一身真炁周流,上到头部,下到四肢,上上下下,反反复复,甚至手舞身摇,不能作主,这是河车路通,洗骨换髓。如果处置无法,顷刻就有丹走鼎覆的危险。如果没有得到明师真法,绝对不会应此大变的。及到河车停轮,乾坤交媾,一粒玄珠归宫以前的某一时刻,静坐或熟睡时,一惊而醒,身化一物突然飞到云霄,火光齐发,仙乐齐鸣,不知身是飞珠,飞珠是身?团团滚滚,悬於天际,这时又是一大关口。如果应变无法,仍然不知所措。要知修丹关系至大,功德第一,心性第二,口诀第三,外功外德不全,心必不安;心性不纯,无法使用口诀。口诀不明,必然不能达到预计阶段。如果没有安份、守己及大仁大勇的精神,相信火候是有差的。紫阳祖说:「命宝不宜轻弄」。真是见到之言。

火候足,莫伤丹,天地灵,造化悭。

修丹凝神调息,时到火足,炁穴中到了「一颗明珠永不离」的时候,这是金丹入鼎,应该停火罢功,行沐浴温养,长养圣胎的功夫。这时想入杳冥,冥心就入;要出杳冥,意到就出。如果无魔来挠,千万珍惜调息。妄行水火,必然伤身。太上说:「知足不辱」,「知止不殆」。此处更为明显。金丹入鼎,好比一群牛羊归到牢笼一样,如果再行追逐,试想岂不是迫其脱逃?应顺其自然,加以饲养,这种饲养的工夫,就是乳哺、温养、沐浴的工夫。这时温温和和,任其生长,岂不是温养吗?钻入杳冥,混混沌沌,和合天地的生意,饲我阳神,岂不是乳哺吗?金炁浸润,遍满色法二身,岂不是沐浴吗?总而言之,不过道心用事,纯应天然罢了。久而久之,神与灵合,成仙证圣就在於不知不觉中。要知升仙,全在返还造化。造化之中,有无限自然律在内。绝对不容许有一个心性不纯、功德不圆、工夫不到的人能得到侥幸成功。所以古仙说:「金液还丹,天地至灵之宝,故造化悭惜,而不肯轻易与人。」太上说:「为道日损。」损得完,舍得净,不但功名、富贵、妻子、田产,及无限已做的功德不能丝毫挂於我心。就连自己四大一身也不应当看作已有,才算是大成之器呢。

初结胎,看本命,终脱胎,看四正。密密行,句句应。

修丹的目的,在修成不生不灭的法身,虽然这个法身,是先天神炁已成的结晶。大而弥漫太空,小而存於黍米,列仙、列圣、列祖、列宗都是同此一个光明净域。然而人们既有色身,有形的罣碍,又有喜怒哀乐无形的束缚,以致此心、此身受到声色货利等等牵扯,不能回到神炁不分的固有面目已久,所以开始修炼时,在不可捉摸的所在,要找到可以凭藉的地步;去一步一步向既定的大目标迈进。这种初入手的方法,叫做守中,这个中是吾人出生的根本,生存的芥蒂,丹家称作命蒂,叉叫做本命。修士存心於此,调停刚柔,就是功夫。这个功夫其原动力在心,「心之所至,目亦至焉。」所以叫做看。张祖说:「黄婆扶持用心看。」在正宗中,大半就是这个意思。修士这种做法,是否就是结胎呢?古仙还有得药、结丹、还丹,种种说法,放在结胎以前。是否结丹就是结胎呢?兹说明於后:

大家知道,父母生我以前,念一动,一点父精入於母怀之中,就是吾人凡体结胎的开始。十月怀胎,不过是胎成的一个期限而已。吾人修丹,得到方法,入手行功,就是返还造化的开始。这个开始,就是吾人的丹基,至於以后种种变化,不过发扬这一点丹基而已。由此推测,生人生仙是一个道理。生人时父母媾精成为结眙的开始;生仙时,神气配合也是结胎的开始了。至於得药、还丹等等阶段,无非是成就圣胎的过程而已。甚麼是脱胎呢?生人时,十月胎圆,突然离开母腹,或为母体外的个体,单独生存,叫做脱胎。生仙以范围天地的一个大虚无圈子为母腹,把明觉的心,呼吸的气,一齐都纳入混沌恍惚当中,天地山川人我万物,种种法相,都一扫而空。因此,神炁由方寸中,晋而安闲於「无何有乡」,这时方寸的小中,已变成无边无际的大中。时间长久,神受先天元炁的点化而成为阳神,阳神安处大中之内,渐渐可以不靠色身了。这种单独生存的名称,就是叫做脱胎,可知方寸之中,是吾人结胎之所;而脱胎之后,东南西北所谓「四正」的各处,也就无往不可了。这时虽然超凡入圣,而对自己的「不神之神」,无心之心,还要谨慎保守;一念之差,如卵碰石,危险极大。所以还要用心看守,务必达到自然纯一的地步,才能跻於不生不灭的圣境。要知上上乘的丹法,入手处就是了手处,筑基、得药、结丹、还丹、结胎、脱胎、神化,都在此地。不像中下诸乘还要移炉换鼎,既繁且难也。

修丹过程中,最要紧的法诀,完全在一密字。密之一字,可分对内对外来说:对外的要求,要尽量达到不受外界的阻力为原则;对内的要求,要达到使自己色身都当作贼人,不让他多见、多闻,并干预造化为原则。内外诸扰一扫而空,这样,神才真正得其炼,气才真正得其养。浩然正气一经养成,对内则风、寒、暑、热、湿、燥、火种种疾病及衰老的痛苦,便不会再有。对外则一切外魔不再可能和你抗衡,而天地万物,无不在你包罗之中,入你造化之内。亿万斯年,无有穷期。元神一经炼成,那麼上天配得起玉皇,下地配得起乞儿,一如庄仙所说之「齐物」。紫阳祖说:「均齐物我与亲冤」了。这种炼成不二的元神,及浩然的正气,就是修性修命;性命合一,到了「语大天下莫能载」,「语小天下莫能破」的地步,那就「无入而不自得」,也就是金丹成就。要知性的修炼,不宜在深山穷谷,要实实在在从处人接物做起。处人接物中,要彻底打破自私、自利的心,要彻底去做济人利物的事。打破自私自利的心,为之在我;去做济人利物的事,也是为之在我。在为之在我的原则下,要认清凡是正大光明的事,都是我分内应做,责无旁贷的。即使有些作为,不得丝毫存有向造化邀功,向人们争名的念头。这种人不知,己不持的作为,叫做积阴德,随遇随做,随做随忘,丝毫不介於心,叫做炼性。这种炼法,天地神鬼都不能测其机,可以称做对外相当秘了。至於真师法诀已得,宏誓大愿已发,如果资财及丹友具备,应当速择净地,觅房舍,直行十月三年之功,修炼万年不死之身。对外断绝一切俗缘,对内融化一切烦恼,布衣淡食,绳床竹榻,茅屋木椽,清洁卫生。不管功夫做到甚麼地步,都要「只做工夫、不管效验」为原则。有此机缘,是人生最幸福之事,有法、有财、有侣、有地的修炼,叫做逸修。上述乃是逸修的内密功夫。这样去修,成功甚易,古仙说:「辛苦两三年,快活几千载。」就是说此。如果财侣不遇,还要为衣食奔走,或者贩街走巷,或者案牍劳形,那麼,就要走入苦行的修法了。苦修受苦最多,还丹甚慢(年壮的人尚可,老年人难以去做);然而成功后得到的果位,是比较不受苦的为大。苦修更要视苦为甘,一志不退,愈措愈坚,愈磨愈进;装聋装哑,学痴学愚,不向天地人物诉苦,不向仙佛神鬼乞怜!如此铁汉,从古少有,如此进修,真可谓惊天地而泣鬼神,没有不成功的道理。

除此之外,更重要的是在做命功时,要严守方法,不许试探冒犯,如果三心两意,就是内部自闹内哄。要渐渐死去人心,慢慢让元神作主,元神元炁一经配合,一切分别心、游离气,就会消失;元神元炁自然在不知不觉中发扬广大,都在杳冥恍惚中成就。一切应验,都在杳冥恍惚中应验。杳冥恍惚,是内密的唯一功夫,也是守黑的功夫。一夜过完,就是天明。这些滋味,在入药镜中句句所说的应验,自己也就会渐渐体验出来了。联曰:

脱人之壳,开张天岸马。

与天为徒,奇逸人中龙。

(全文完)

混然子上仙注入药镜序文中有云:

「采先天之炁以为丹母,运后天之气以为火候,以火鍊性,则金神不坏,以火鍊命,则道气长存,换尽阴浊之躯,变成纯阳之体,神化自在,应运无穷,岂不奇哉」

甲戍仲春  合阳子马炳文恭录

附录  混然子挂金索

一更端坐、下手调元气。浑沌无言、绝念存真意。呼吸绵绵、配合居中位。拨转些儿、黍米藏天地。

二更清净、心要常虑守。默默回光、照见无中有。赶退群魔、震地金狮吼、顷刻功成、便与天齐寿。

三更鸡叫、冬至阳初动。取坎填离、直向泥丸送。火运周天、炉内铅投汞。九转丹成、白雪飞仙洞。

四更安乐、万事都无想。水满华池、浇灌灵根长。静裏乾坤、仙乐频频响。道大冲虚、名挂黄金榜。

五更月落、渐觉东方晓。谷裏真人、已见分明了。玉户鸾骖、金鼎龙蟠绕。打破虚空、万道金光皎。

全册完
发表于 2020-8-9 18:33:1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入药镜是我喜爱为经文之一,
马炳文注释也很好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8-9 18:46:0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关键处,敢追究,
打破底,不含糊。

观察一个人注解写得好不好,
可以判断出他的修为高低。
而上述的十二字,就是标准。
注释最怕就是写得老生常谈,了无新意,
这篇文章,我推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88

帖子

0

0

儒生

Rank: 1

积分
44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8-9 19:04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同尘散人 发表于 2020-8-9 18:46
关键处,敢追究,
打破底,不含糊。

嗯,这篇注解很透彻亲切,就像真的有老师在身边谆谆教导一样。        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清静家园 ( 粤ICP备14080863号 )

GMT+8, 2020-9-27 04:24 , Processed in 1.390625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